中国无忧期刊咨询网是专业从事评职称论文发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发表等服务的论文发表期刊咨询网。
展开
高等教育

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对我国高等教育的启迪

发布时间:2020-06-24   |  所属分类:高等教育:论文发表  |  浏览:  |  加入收藏
  摘要:随着我国高等教育的飞速发展,高等教育质量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关注。本文借鉴英国在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中的优点,从改善我国教育评估体系、更新评估内容、创新评估方法等方面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为推动我国未来高等教育事业健康稳定发展指明了方向。
 
  关键词:高等教育;英国高等教育;中国高等教育;教育质量保障
 
  自20世纪末以来,经济和科技发展逐步趋于国际化、全球化,不同科学领域之间交流合作日益密切,越来越多的新兴领域发展成熟,人才培养和科技创新成为世界各国发展壮大的重要策略。近些年来我国高等教育机构数量明显增加,招生规模也不断扩大,民营与国营教育机构争相发展,各种合作办学、中介机构以及培训机构应运而生。面对当前我国教育事业蓬勃发展、高等教育普遍化的趋势,制定严谨合理的质量保障体系已经成为促进和提升我国高等教育质量的首要决策。鉴于英国高等教育发展历史悠久,教学方法多种多样,有健全的法律和完善的质量评估体系。本文在阅读大量文献的基础上,概括了英国和中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的发展历史,归纳了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的优点,讨论了我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中的不足,并提出了相对应的解决办法和建议,具有较强的实用性,对促进我国高等教育与国际接轨,加强我国高级人才培养,具有非常重要的实践意义。
 
  1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的发展历史
 
  与世界上其他发达国家相比,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的制定较早,发展迅速,规模不断扩大。在1964年,英国第一个高等教育质量监督机构成立,暨全国学位授予委员会(CNAA),它的主要功能是评估和监控学校教学、师资水平、生源质量,更好地监督教学和提高学位证书的质量[1]。同年,英国政府提出了影响教育发展方向的《罗宾斯报告》,该报告详细阐述了英国高等教育发展的目标、方向,并且系统分析了当时教育发展的现状,使英国高等教育逐渐从传统走向现代,从局限走向大众。英国政府在实践中总结出理论,又将理论运用到实践,并不断搜集反馈信息,再进一步完善评估理论和制度。经过一系列的修改与完善,1986年英国高等教育白皮书颁布,英国政府接受了大学学术标准体系和学术标准小组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在保证高等教育学术自由和创新发展的基础上对教育质量进行了充分监督和评估。英国学术标准小组由此也逐渐演变为高等教育质量保证署(QualityAs-suranceAgencyforHigherEducation:QAA),并于1997年正式成立,从此开创了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的新时代[2]。为了评估《罗宾斯报告》的决策性和实用性,对其高等教育发展成果进行总结,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证署(QAA)发表了《迪尔英报告》,该报告制定了21世纪高等教育发展战略和框架,指明了英国高等教育发展的阶段性目标、主要结构模式、资金运转状况以及效果预测等[3]。
 
  此外,英格兰高等教育拨款委员会(HEFCE)等四家高等教育资助机构共同负责英国高校科研评估,截止到2008年已经开展了六次RAE(ResearchSelec-tivityExercise)评估[4]。2014年,英格兰高等教育拨款委员会(HEFCE)新提出了REF(ResearchExcel-lenceFramework)模式,将评估结果与拨款数量相联系,促进了教育机构提升教育质量的积极性。英国高等教育质量评估在实践中持续发展和积累,在理论上不断总结和完善,形成了一系列较为成熟和高效的保障体系,为高等教育质量未来发展和提高提供了有力的支持。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证署推进了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的发展和进步,同时为全世界高等教育的发展进步做出了模范带头作用。
 
  2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的优点
 
  2.1保障体系多组织性、呈持续性发展趋势
 
  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目前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即内部和外部保障体系。内部保障体系主要由学校本身构成,每个大学都有自己独立完整的质量监控体系,主要根据本校专业特点,各个大学内部有着严密的内部程序,以保证教学和科研顺利进行。在外部质量保障体系中,QAA是主要的负责机构,该组织的任务是增加高等教育在社会大众中的信任度、巩固提高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促进海内外合作办学与发展等[5]。此外,高等教育基金委员会(HEFCS)、专业学会团体(EC、NHS)、法定独立认定机构、院校认证机构、社会团体和民众组织(TheTimes、TheGuardian)也间接或直接的参与构成了英国高等教育的外部质量保障体系。在整个体系中,英国各高校以及不同层次的教育机构对其本身教学质量、教师队伍建设、学生学业考核制订了明确严格的规章制度。英国是第一个尝试让社会群体和学生加入到教育质量保障管理中的国家,这个创新举措与英国自由的学术风气是分不开的。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是来源于多方面、多层次的制度体系,这些机构之间互相监督合作,共同维护了英国高等教育严谨公正的良好环境。
 
  2.2评估体系公开务实
 
  英国高等教育评估机构与时俱进,深受英国学生和家长的广泛认可和支持。在英国高校中,学生和老师凭个人校园账号可登入网络公开平台,能够搜索到所有教育质量保障制度和评估结果。课程开始前,班级学生推选一位学生代表,负责收集学生意见,定期与教务老师沟通联系,并参与学校教学科研方案修订审议工作。课程结束或学期末,全体学生对该课程设置、教师授课水平打分,并且填写相关调查问卷,共同监督高等教育的质量。此外,高校还会定期邀请社会各界中优秀校友返校会谈,有利于学校了解前沿领域信息,从而为学校教学方向设定提供良好的建设性意见。大部分英国高校每周都会选取一天作为开放日,任何有兴趣参观的家长和高中学生都可以进学校参观图书馆、教室、宿舍、餐厅等其他公共场所,以方便学生深入了解高校的基本情况。
 
  2.3评估体系权威性高
 
  英国高等教育的评估体系中主要由高等教育质量保障委员会、高等教育拨款基金委员会以及特定专业委员会进行教育质量评估,该体系自成立至今已有几十年的历史。高等教育在英国的社会价值观中非常受重视,特别是在英国传统观念中,受过高等教育的群体拥有非常高的社会地位,所以高等教育评估是非常具有权威性的高级教育保障组织,其权威性充分保证了教育教学质量的准确性和真实性。
 
  2.4网络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发展迅速
 
  英国网络高等教育的教学和管理组织都已经成熟,对学生反馈和教师质量都有严谨的保障制度。聘请有相关经验的教师,设定能调动学生积极性,激发学生学习动力和自主能力的讲课形式,从而确保高等网络教育的效率和效果。有专业的中间网络教育服务团队帮助学生解决疑难问题,给学生发放课程讲义、课程录像带、教学光碟等学习资料。
 
  3中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的发展和现状
 
  3.1中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的发展历程
 
  1985年,我国教育部第一次提出对教育进行质量评估的要求[6],随后原国家教委在黑龙江、北京、海南等地区对部分专业和课程开展了教育质量评估试点。经过反复试验和总结后,我国原教委根据不同的高校设置了不同的评估体系,即优秀评估体系、合格评估体系和随机评估体系。并从1994年开始对自1976年以来建立的本科院校进行正式评估。虽然我国高等教育保障体系较英国等发达国家起步较晚,但是通过大批教育专家、管理者和学者的努力,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也取得了一定成绩:①1999年,我国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明确指出我国教育行政部门拥有对高校教育教学质量进行监管和评估的权利,提高了国家对高等教育质量的宏观掌控和管理能力,促进了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②2002年,国家教育部将原来不同类型的本科教育评估体系融合统一,发布了《普通高等学校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方案(试行)》。③2003年,国家教育部发布了对592所普通高校进行本科教学质量评估的通知[7],是我国首次大规模教育教学工作评估活动,使我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工作逐渐走向正轨。④2010年,在教育部高等教育评估中心、上海市教育评估研究院、江苏省教育评估院、重庆教育评估中心及北京几所知名高校的联合提议下,我国高等教育质量评估协作会正式成立。⑤2014年,教育部对评估工作进行总结,指出全面开展普通高校本科教学工作审核评估,并且规定了评估范围[8]。
 
  3.2中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的现状和特点
 
  我国人口基数大,城乡发展差距大,高等教育起步较晚,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是在我国九年义务教育和应试教育的前提下决定的,评估层次分明、范围明确,监督准则由国家教育部和相关行政部门不断修改完善而制定。以上基本国情决定了我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具有以下几方面特点:
 
  我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由国家教育部和相关行政部门垄断性宏观调控。《中华人民共和高等教育法》中明确规定中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权在国家教育部和相关行政部门手中,法律赋予了国家行政部门对高等教育质量监督的决定权和实行权,使国家和政府部门在教育质量监督中发挥了绝对性作用。质量保障体系中的权威机构组成单一,高校和高等教育的直接参与者在质量评估过程中处于被动状态,无法参与到质量评估制度的构建工作中。自高等教育质量评估实行以来,所有评估制度、方案、评估对象都是由国家和政府决定,没有中间机构进行评判和分析,使高校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很多学校为了迎合评估制度不得不修改具有其自身特色的教学课程和教育方法,根据统一的质量评估方法设置相关教育教学内容,使高校自身教育的多样性和创新性受到影响。
 
  影响我国高等教育质量评估结果准确性的因素较多。我国地域广阔,城乡教育发展差距较大,国家教育部每次进行评估时都会选取一定范围的高校,具体数量有几十到几百所不等。虽然评估过程中使用国家统一的评估标准,但是各地高校办学条件、专业方向、教学模式都不相同。在不同的环境中对相同评估制度的理解和执行程度也不一样,而且各高校受评估的次数和力度难以均衡控制。随着高校数量的增加,国家教育部门在进行质量评估时误差难免会增大,质量评估结果的准确性受到越来越多专家学者质疑[9]。
 
  我国高等教育发展速度比质量评估体系更新速度快。自九年义务教育实行以来,我国受教育人群急速增加,受教育层次逐渐由本科提升到研究生和博士。现有的评估体系是在对本科院校质量评估的实践中不断总结而来的,面对目前研究生和博士教育为主导的高等教育现状出现很多不合适的地方[10]。近几年,科技进步使大量新学科涌现出来,高校数量和专业种类越来越多,国家对教育质量的评估一直处于被动状态,随着高校和专业学科的发展而进行调整,很难对其质量发挥引导和监督作用。
 
  4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对我国高等教育的启迪
 
  4.1改善高等教育质量评估体系组成
 
  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中,质量评估由国家、政府、高校、学生和社会团体共同组成,参与形式多种多样公开透明。英国法律中教育法规细致明确,为高等教育质量保障提供了强而有力的后盾[11]。我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中教育评估以国家和行政部门为主体,高校和学生团体没有主动权,评估机构组成模式单一。这种模式可能造成国家对高等教育质量垄断性掌控,不能完全的体现公平公正原则,不利于高等教育健康积极的发展。具体可从以下几个方面改善:①我国相关部门应充分利用各级政府的力量,赋予高校更多的权利和职能[12]。激发高校自我管理和发展的积极性、主动性,使高校掌握提高教育质量的主动权。②在制定评估方案时,根据不同专业和学科进行调整,多听取相关领域学生和专家的意见[13],制定出适合相关特殊领域的质量评估体系。③在评估过程中鼓励社会团体和学生代表积极参与到高等教育评估中来,认真听取和思考各种层次代表的意见并给予有效反馈。④在教育中,将“法律至上”的观念深入人心,为教育事业的发展提供有力的后盾支持[14]。我国相关的教育法律法规需要明确规定危害我国高等教育质量的行为种类,违法者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4.2更新高等教育质量评估内容
 
  英国高等教育评估系统内容更新完善周期约5年,评估机构会根据具体情况召开会议[15],参会人员层面广泛,由国家教育部、当地政府、高校领导、学生代表和社会团体构成。会议议程中讨论大家遇到的教育问题,修改调整有问题的规章制度,提高评估系统的效率和实用性。我国目前高等教育评估体系内容更新缓慢,一般更新周期在十年以上,每次内容更新较少。针对以上问题,我国在高等教育评估内容更新中应该注意以下几点:(1)提高高校教师门槛,加强对高校教师的评估和考核力度,实行淘汰制,提高教师队伍的工作效率和积极性。(2)我国高等教育质量评估应当与时俱进,分别搜集不同层次学生和教师意见[16]。要用适宜的方法去评估教育,而不是让教育去迎合陈旧的评估内容。(3)教育职能部门应缩短评估制度更新周期,或者使高校开展自我评定活动,进行有效的自我监督和管理。
 
  4.3创新高等教育质量评估方法
 
  英国教育质量评估方法不断创新,结果来源于多种形式,使质量评估工作形式多样而有意义。我国目前的主要评估方法是教育部制定的等级评估还有评估结果报告,方法比较单一,自从制定以来很少修改完善,评估报告以偏概全、主观性太强,不利于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为了提高我国高等教育质量,必须认真分析影响我国高等教育的因素,根据具体因素制定新的评估方法和内容,例如:①采取多种形式的评估手段,如学生代表问卷调查、责任部门定期开放宣讲、社会团体评审等[17],从根本上保障高等教育的质量,建立科学实用的评估方法和制度。②在我国基本国情的前提下,借鉴英国拨款制度[18],将国家教育科研经费与高校质量评估结果相联系,增强高校之间的竞争意识,促进教育质量的快速发展。③针对网络课程等创新型高等教育模式制定合适的评估方法,建立网络中介监管机构,确保网络教育高效、安全、健康的发展。
 
  在中英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对比中发现,英国保障体系中大量的经验和优点可为我国保障制度修订提供实用性的参考。随着高等教育的发展,我国应尽快加强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中评估机构的队伍建设,缩短质量评估内容更新周期,提高评估方法的创新性,制定出相对完善的制度体系,为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提供强而有力的保障,确保我国高等教育培养出更多高级优秀人才。
 
  参考文献:
 
  [1]李明华.英国高等教育认证制度的形成[J].复旦教育论坛,2009,7(2):5-10.
 
  [2]史秋衡,吴雪.英国高等教育质量管理制度变迁探析[J].厦门大学学报,2009(3):106-113.
 
  [3]李作章,单春艳.《布朗报告》与英国高等教育持续发展[J].高教发展与评估,2012,28(4):76-81.
 
  [4]朱永东,张振刚.英国高等教育质量外部保障体系发展特征探析[J].研究生教育研究,2013(3):91-95.
 
  [5]安东尼,郭朝红.高等教育外部质量保证的新方法:基于英国视角[J].高教发展与评估,2015,31(2):36-44.
 
  [6]胡萍.我国高校教学评估二十年发展历程回顾[J].高等教育研究学报,2008,31(1):40-43.
 
  [7]郝连科,王以宁,王永锋.中国高等网络教育质量问题:英国的启示[J],现代教育技术,2007,11(17):55-58.
 
  [8]马静.国际化视野下我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发展策略[J].中国成人教育,2014,18:54-56.
 
  [9]梅毅.中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现状分析[J].文教资料,2010(6):145-147.
 
  [10]刘振天.中国高等教育保障体系和市场完善化[J].高教发展与评估,2014,30(4):19-28.
 
  [11]赵金子,贾中海.布莱尔时期英国高等教育的改革及启示[J].黑龙江高教研究,2014(4):26-28.
 
  [12]朱继光.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机制特点及启示[J].南昌教育学院学报,2009,24(1):20-22.
 
  [13]邵敏,李祖超.美英高等教育质量保障机制比较分析[J].高教发展与评估,2011,27(3):56-61.
 
  [14]张红峰.英国高等教育外部质量评价的转型与发展研究[J].中国高教研究,2014(2):35-41.
 
  [15]李良军.英国高等教育教学质量保障与监控制度研究[J],重庆大学学报,2004,10(1):146-148.
 
  [16]郭峰.英国高等教育发展新特点[J].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报,2011(10):84-90.
 
  [17]刘娅.英国高等教育系统科研评估制度最新改革及评鉴[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3,30(15):155-161.
 
  [18]樊增广,史万兵.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的历史演进及其经验借鉴[J].东北大学学报,2014,16(6):634-639.

上一篇:我国高等教育规模扩张政策的实施效果研究——基于高校毕业生起薪
下一篇:我国高等教育供给发展对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