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无忧期刊网是专业从事评职称论文发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发表等服务的论文发表期刊咨询网。
展开
金融

论金融服务贸易市场开放与资本流动的若干问题

发布时间:2020-11-23   |  所属分类:金融:论文发表  |  浏览:  |  加入收藏
摘要:本文首先对金融服务贸易市场的开放与资本帐户的开放这两个概念进行了区分,接着对金融服务贸易的不同提供方式和服务类型对资本流动的不同影响进行了具体分析,最后探讨了金融服务贸易某些形式的自由化对提高资本流动质量的重要性。
 
  关键词:金融服务贸易市场开放;资本流动;能力构建
 
  随着金融自由化进程的加快,发展中国家开放本国的金融服务贸易市场已成为不可逆转的潮流,但亚洲金融危机的爆发为那些积极推动自由化的人们提出了新的课题,引发人们对开放金融服务贸易市场这一问题的深入思考。目前,国内有关金融服务贸易市场开放对资本流动影响方面的研究尚处于初始阶段,存在一些不足之处。例如,在讨论开放问题时,没有对资本帐户的开放和金融服务贸易市场的开放这两个概念进行明确的区分;没有对金融服务贸易市场开放的不同形式对资本流动的影响作深入的分析;忽略开放资本流动的结构和变动性等质量因素所产生的影响。本文从发展中国家的实际情况出发,借鉴发达国家有关金融服务贸易市场开放对资本流动的影响最新研究的成果,试就上述问题进行一个初步的探讨,意在抛砖引玉,为中国的金融服务贸易市场的开放实践提供参考。
 
  一、金融服务贸易市场开放与资本帐户开放的区别及其对资本流动的影响
 
  金融服务贸易市场的开放与资本帐户的开放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是指一国的消费者可以自由享受外国金融机构提供的金融服务,同时某国的金融机构也可以向外国消费者自由提供金融服务;而后者专指一国允许资本的自由流动,这意味着某国居民可以自由进出国际金融市场进行投资或筹资,非居民也可自由进出某国的金融市场进行投资或筹资活动。由此可以看出,金融服务贸易市场的开放并不象开放资本帐户那样与一国的资本流动有着直接和必然的联系,事实上,它对资本流动的影响是间接的、多方位的。为进一步说明这种关系,我们来看下面的例子。
 
  假设一国国内的消费者可以通过国内或国外的金融机构获得贷款,且外国供应者通过在某国范围内的商业存在(外国金融机构在一国国内设立分支机构、附属部门和代理机构等,通过它们可直接向该国投资或直接向该国的消费者提供金融服务)提供服务。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商业存在形式的金融服务贸易自由化要求首先实现银行部门的对内直接投资的自由化。在该国对其资本帐户进行谨慎监管的条件下,若外国金融机构提供的贷款服务使用的是东道国的资本,则该行为仅涉及金融服务贸易与对内直接投资;若其使用的是国际资本的话,也只是附加了一部分与提供贷款有关的国际资本流动。由此可见,金融服务贸易的自由化与资本帐户的开放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且两者开放的进程并不一定是同步的,一国完全可以通过对其资本帐户的管理来避免金融服务贸易市场开放可能带来的资本冲击。但我们也应看到,对资本流动的限制降低了使用者从国外金融机构购买服务的自由,同时也阻碍了外国投资者的进入。更为重要的是,这种限制增加了安排跨境交易(过境交付)金融服务的成本,从而降低了金融机构提供跨国金融服务的竞争力。所以说,开放资本帐户虽然是一个不同于向国外竞争者开放本国金融服务市场的问题,但它也是一国迟早必须面对的问题。
 
  其次,GATS条款也要求对资本的流动采取有限的自由化。在GATS条款中,对金融服务贸易的过境交付方式(某国消费者向位于国外的外国金融机构购买服务)要求允许资本的自由流入与流出,而对商业存在方式原则上仅要求对资本的流入实行自由化,对由外国设立的金融机构提供服务而引发的那部分资本流出并不一定要求自由化。这说明即使按GATS条款的要求实行金融服务贸易的完全自由化,也存在着对资本流动的某种程度的限制。更何况GATS条款中还包括紧急保障措施、国际收支平衡限制以及一些例外条款等,只要一国可以提供充分的理由(如国际收支危机,保护国内的“幼稚产业”等),就可以针对不同的条款进行不同程度的承诺或进行限制。
 
  因此,发展中国家完全可以通过对资本帐户的逐步开放,并充分利用GATS中的有关条款来避免亚洲金融危机中对资本运作的失控问题。金融服务贸易市场的开放本身也是一个逐步开放的过程,且它与资本帐户的开放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发展中国家出于金融安全的考虑,先行实现本国金融服务贸易市场一定程度的自由化是一种现实与明智的抉择。
 
  二、不同形式金融服务贸易对资本流动的影响
 
  金融服务贸易的不同提供方式与服务类型对资本流动所产生的影响也是不同的。下面我们就这一问题进行具体的分析。
 
  1.金融服务贸易的不同提供方式对资本流动产生的影响不同国际金融服务贸易有四种基本的提供方式:(1)过境交付;(2)商业存在;(3)消费者移动(某国消费者在出国旅游时购买外国金融服务);(4)自然人移动(外国自然人向某国境内的居民提供金融服务)。其中,过境交易与商业存在是两种最常见的提供方式,且尤以商业存在所占的份额较大。虽然这两种方式都会带来更多的资本流动,但对资本流动水平、结构和变动性的影响是不同的。这里特别要注意的是对资本结构和变动性的影响,因为它们直接关系到一国的金融稳定。表1给出了金融服务贸易的两种主要提供方式对资本流动不同影响的比较。
  如前所述,由于过境交易方式要求对资本的流入与流出都实行自由化,而商业存在仅要求对有关的资本流入实施自由化,因此它对资本流动水平的影响较小。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商业存在相对过境交付而言对短期贷款的偏好较小,这是因为商业存在方便了外国金融机构对本地客户的信用评价,从而使这些金融机构更愿接受长期信贷业务。另外,商业存在通过推动当地证券市场与债券市场的发展,还有助于形成一种平衡的、有效的融资结构,而这种有效的融资结构与更为准确的信息将减少资本流动的变化程度。而采用过境交付提供服务的方式则会形成对短期贷款的偏好,同时还会使资本流动的变化性增强。发展中国家出于追求长期资本流入的考虑,往往会通过对商业存在的承诺来实现对内直接投资的自由化,而对易引发资本大规模流动的过境交付方式承诺较有限,这样就限制了资本的跨国流动。
 
  2.金融服务贸易所涉及的不同服务类型对资本流动产生的影响不同金融服务贸易涉及所有与保险和保险有关的服务以及所有银行和其它(不包括保险)金融服务活动,这些活动主要有四种类型:银行服务、保险服务、证券服务和金融信息服务。
 
  国外学者Robert Sharer认为,对银行、证券部门商业存在的自由化会减少资本的流入,因为放松对外国金融机构进入的限制提高了本国金融市场的竞争性及金融中介的效率,增加本国的储蓄,从而减少外国资本的流入;相反,对保险部门商业存在的自由化可能会增加资本的流入,这是因为保险活动的增加减少了预防性储蓄,从而要求更多的资本流入。显然,他的预期是理性的、长期的,但目前我们尚缺乏发展中国家有关这方面的实证研究结果。另外,还需注意的一点是,提供诸如金融咨询和金融信息等服务以及消费者移动与自然人移动这两种提供方式一般不会涉及资本的跨国流动。
 
  由此可见,并不是所有的金融服务贸易自由化都会对资本流动产生影响,且不同的提供方式与服务类型的自由化对资本流动的影响是不同的。因此,我们在研究中有必要对金融服务贸易市场的开放与资本流动间的关系进行具体分析和区别对待;根据本国的实际情况,通过对某些提供方式或某些服务类型的有限承诺来控制资本流动。
 
  三、金融服务贸易市场的开放对资本流动质量的影响
 
  在研究金融服务贸易市场开放对资本流动的影响时,容易忽略的一个问题是:金融服务贸易自由化对一国资本流动的质量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以往的研究比较注重对资本流动水平这一数量指标的分析,虽然也涉及到对资本流动速度、期限、结构等方面的分析,但总体上来说,对结构和变动性等质量因素重视不够。因此,我们有必要探讨金融服务贸易市场的开放对资本流动质量所产生的影响这一关键问题。
 
  目前,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各国在金融服务贸易中普遍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壁垒,这是由金融行业的敏感性所决定的。这种金融服务贸易壁垒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市场准入的限制(主要涉及外国金融机构的商业存在问题);二是对进入机构的商业活动限制(主要包括对其经营范围的限制、融资限制等)。随着金融服务贸易市场的开放,一国势必要首先消除上述贸易壁垒,如允许外国金融机构的商业存在并逐步取消对其商业活动的各种限制等,这会直接或间接起到提高该国资本流动质量的作用,下面分别加以论述。
 
  1.在开放金融服务贸易市场开放的过程中,商业存在自由化将有助于提高资本流动的质量商业存在自由化一方面可以通过它所鼓励的资本流动类型来直接改善资本流动的结构,提高资本流动的质量;另一方面可以通过能力构建来间接影响资本流动的质量。所谓能力构建是指金融服务贸易对机构建设(如市场发展、有效的监管、透明度)的作用。能力构建对资本流动的稳定无疑是有利的,而对金融服务贸易某些形式的自由化会对机构能力的提高起到正面作用。
 
  由于商业存在方便了信用评价,促使金融机构更愿接受长期信贷业务,因此会减少一国在开放过程中对短期贷款的偏好。特别是对发展中国家而言,在某国金融体系透明度有限时,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商业存在也加强了对监管的压力,而来自国外的技能与技术的转移会进一步提高某国金融机构的监管能力。商业存在还有助于市场的发展,当服务供给者掌握了当地市场需求或潜在需求方面的信息时,就能更方便地发展新的服务和深化市场,这使得投资者更愿意从事长期业务;更多的来自国外的融资工具与新开发的金融产品将有助于投资者分散风险,进行风险管理。同时,对商业存在的自由化需要外国金融机构对某国的直接投资,这种长期投资直接改善了资本流动的结构;商业存在还可推动某国国内新兴的债券与股票市场的发展,有助于形成一种平衡的、有效的融资结构,这些显然会进一步提高资本流动的质量。
 
  2.对外国设立机构的商业活动进行过多的限制将会产生资本流动的扭曲国外学者M asamichi Knon与Lndger Schuknecht在对27个新兴市场国1991~1997年间的资本流动数据和其金融服务贸易自由化程度进行研究后发现,对外国附属部门采用较少的限制措施在减少资本流动的变动性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因为,对外国设立的机构在融资方面的限制会降低其对能力构建的激励作用,如果外国金融机构不能为它们的业务获得当地资金的话,那么他们就不可能促进某国金融市场的发展;对经营范围的限制则会减少推动某国市场发展的竞争性压力,并限制了外国投资者的信息获取和风险管理的能力。另外,如果一国允许外国服务提供者进入但同时禁止其增加国内的资本,就会迫使这些金融机构因其业务发展需要而去寻找国际资本,在缺乏有关借款人信用方面的信息且金融市场不发达的情况下,这种限制会使其产生对短期贷款的偏好;如果不允许国外服务提供者开设分支机构,他们将集中做批发业务,而做批发业务比零售业务变动更大,因为公司投资者可以更容易、更迅速地将资金调入或调出市场。由此可见,对外国设立的机构减少商业活动限制必将有助于改善上述因素对资本流动的扭曲。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金融服务贸易市场的开放将通过多种渠道来改善资本流动的结构,减少资本流动的变动性。可以说,金融服务贸易的自由化实际上是一种提高资本流动质量的有效的市场化手段。
 
  参考文献:
 
  [1]郭根龙,冯宗宪.国际金融服务贸易及相关概念界定[J].国际金融研究,2000(1).
 
  [2]Natalia T.T amirisa.T rade in Financial Services and Capital M ovements[R].IM F W orking Paper,1999,89.
 
  [3]M asamichi Kono and Lndger Schuknecht.Financial Services Trade,Capital F low s,and Financial Stabili ty,World T rade Orga-nization[J].G eneva,1998,11.
 
  [4]Jenny Corbeit and David Vines.A sian Currency and Financial Crises:Lessons f rom Vulnerability,Cri sis,and Collapse[J].T he W orld Economy,1999,22(2).

 

 

上一篇:加快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服务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下一篇:无线金融服务市场分析